AD
首页 > 股票 > 正文

湾区金融2.0 |“跨境金融管理”有望终结湾区专家解读国内“国际金融中心”的竞争格局

[2020-05-22 03:01:07] 来源:凤凰网财经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隋平和杨仕省沈珍报道一年前,《粤港澳及北部湾地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提出了将粤港澳及北部湾地区建设成为以人民币国际化为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隋平和杨仕省沈珍报道

一年前,《粤港澳及北部湾地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提出了将粤港澳及北部湾地区建设成为以人民币国际化为核心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国家战略。一年后,“最强湾区金融政策”落地。

5月14日晚,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及海湾地区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共30项金融政策,重点加强粤港澳金融互补、互助互动,促进粤港澳及海湾地区人民币跨境便捷流通和兑换。

值得注意的是,在多种因素的影响下,香港的国际金融地位在过去一年首次从世界五大金融中心的行列中滑落,而上海则首次升至第四位。那么,未来粤港澳台大湾地区的金融结构会不会发生变化?同样是人民币国际化,谁将成为中国对外金融在上海和粤港澳台湾地区的最后窗口?

对此,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尽管中国未来可能形成多个国际金融中心的格局,但香港的地位难以动摇。“70%的外国直接投资(外国直接投资)来自香港市场。作为特区的自由贸易港和长期法治环境,其他城市建设的国际金融中心,只能与香港形成差异化和互补关系,争取更多。海湾地区的经济一体化只会加强香港的地位,而不会起到互相削弱或消除的作用。」

经济金融专家余丰慧也认为,在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的情况下,中国要想建设“全球金融中心”,还需要香港这个金融体系完全开放的地区来辐射和推动。尽管香港自身的国际地位正在减弱,但一旦动荡消退,它将会恢复。

“跨境财务管理”即将到来

仔细阅读《意见》后发现,在26项具体措施中,跨境金融最为突出,占12项。其中,与老百姓关系最密切的是“探索建立跨境金融管理机制”,这也是粤港澳及海湾地区居民可以享受的“福利”。

《意见》提出支持内地居民和粤、港、澳、台港澳居民购买银行在各自所在地销售的金融产品,这意味着粤、港、澳、台居民的资产分配渠道已经拓宽。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个人只能通过沪港通、深港通或QDII产品等渠道投资海外市场。购买海外房地产或配置金融属性的保险业不包括在首先开放的外汇政策中。因此,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认为,跨境金融管理机制是湾区居民财富管理和资产配置的一大突破。

根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发布的数据,2018年,广东、香港、澳门和台湾大湾区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为2.3万美元。基于这些数据,任泽平认为大湾区拥有更多的金融客户和高净值客户。对大湾区的内地居民来说,双向金融管理服务的建设增加了他们配置海外市场的渠道。香港对跨境金融管理机制也持积极态度。2019年11月,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总裁俞敏洪公开表示,他将积极与内地有关部门和行业研究相关细节,尽快推出跨境金融管理服务。

此外,广东、香港和澳门也可以相互为对方地区的企业和机构提供金融支持。《意见》指出,海湾地区内地银行可以向港澳机构或项目发放跨境贷款,同时支持港澳银行内地分行为海湾地区建设提供贷款服务。换句话说,广东、香港和澳门是相辅相成、互相帮助、互相影响的。

对《意见》跨境金融部分的全面解读揭示了三地银行服务的一系列简化和增加,尤其是海湾地区内地审慎合规的银行。例如,简化跨境人民币业务流程,开展后续活动,帮助大湾区内地居民开立个人结汇账户,为在港澳购买保险产品的内地居民提供理赔、续保、退保等跨境资金汇兑服务。

那么,在《意见》发布后,湾区内地银行是如何解读的呢?之后,会有什么业务调整吗?“意见”对银行意味着什么?广东发展银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5月19日,公司召开“意见”专题会议,表示:“加强境内外合作,大力满足海湾地区企业和个人客户的各种跨境金融需求;加强中国保险与银行的协调,善于充分发挥中国人寿的整体优势,加强保险、银行和投资部门之间的联系;严格控制客户准入,严格防范信用风险。”

国际金融中心的一角正在与上海共舞吗?

《意见》作为粤港澳台湾区金融建设的详图,主要着眼于探索境内外金融市场的互联互通,从而实现《规划纲要》“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中湾区的最终金融定位。这里值得延伸的问题是:上海与海湾地区在“国际金融中心”的定位上有什么不同?

徐洪才认为,沪市在金融期货交易方面更强,而港股市场、金融贸易服务和商业环境都是优势。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丁松告诉记者,上海是中央银行的第二总部,因此是国家级金融的所在地,而香港是一个自由经济和国际金融港口。因此,上海比香港更难与国际金融接轨。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社会问题,香港的国际金融地位最近首次从世界五大金融中心的行列中滑落。根据英国智库Z/Yan Group最新发布的第27届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香港已下滑三位,打破了“纽约、伦敦、新加坡和香港”一直占据前四的格局,而上海则首次得到提升,形成了“纽约、伦敦、东京和上海”的新格局。

不仅如此,上海强劲的发展势头已经持续了两年。根据Z/Yen Group的最新四份报告,上海在银行业、投资管理、保险和专业服务领域排名前五。特别是在投资管理方面,上海在这一时期排名第二,反映了上海近年来加快建设全球资产管理中心的步伐。

然而,金融经济学家余丰慧认为,上海作为“全球人民币金融资产配置中心”和海湾地区“全球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定位仍需商榷。

他向记者指出,人民币资产配置市场需要高度开放的金融结构。目前,人民币市场可以在全国任何地方配置。因此,上海“全球人民币金融资产配置中心”角色的塑造仍需要制度上的突破。

“此外,如果人民币可以在中国自由兑换,那么离岸市场将继续走弱。上海不是唯一一个可以自由兑换人民币的城市。因此,中国真正的国际金融中心仍然是香港。”余丰慧指出,在离岸人民币市场上,香港、伦敦和新加坡已经占据了世界上风。因此,如果政治局势稳定,香港将立即恢复其国际金融地位。

然而,丁松在谈到粤港澳台湾地区的内部结构时指出,由于香港经济和社会的动荡,以香港为依托的海湾地区金融的单核结构不会向多核结构转变。“由于广深是内地城市,内地金融开放有限,广深的人民币国际化功能远远低于香港离岸市场的水平。因此,广深在某种意义上是海湾地区的一个支撑城市。虽然香港目前正面临障碍,但香港是海湾地区对外开放的中心。这不会改变。”

此外,丁松还指出,中国的金融自由化、互动和国际对接是大趋势,深港在这方面有很大优势。“人民币国际化的实质是完成与国际社会的无障碍对接。然而,从目前的角度来看,如果人民币完全自由化,那么中国的金融体系和体系可能需要重新设计,因为这涉及到国家金融安全问题。”

责任编辑:许运前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