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理财 > 正文

朱、代表:建议对证券欺诈发行三罪加重量刑

[2020-05-21 22:06:1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证券市场风险高,损益高。随着中国证券市场的不断发展壮大,证券犯罪也逐渐增多。股票发行欺诈、内幕交易、债券犯罪等犯罪行为屡禁不止。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律师事务所主任朱

证券市场风险高,损益高。随着中国证券市场的不断发展壮大,证券犯罪也逐渐增多。股票发行欺诈、内幕交易、债券犯罪等犯罪行为屡禁不止。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建议修改刑法,将三项证券犯罪(欺诈、操纵股票市场和内幕交易)的刑期从5年以下改为10年以上。

朱认为,2019年新修订的《证券法》从倍数、比例、金额等方面大大完善了对虚假发行股票、操纵股票市场和内幕交易的管理责任。然而,现行刑法规定不能充分反映证券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刑事处罚的不足以及与《证券法》规定的行政处罚责任不相匹配,制约了证券发行制度的市场化改革和资本市场的长期稳定健康发展。

证券犯罪轻缓刑

“盗窃30万至50万英镑或诈骗50万英镑或以上将被判处10年以上的徒刑,无论被骗的钱有多少,将三种证券犯罪判处10年以下显然是不合理的。”因此,朱认为的法律不能严惩基层犯罪,而是对高智能犯罪从宽处理。

如徐翔操纵证券市场“私募第一兄弟”案,徐翔、王伟、朱勇三人共非法收入93亿元,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但青岛市第一审中级人民法院最终以徐翔犯有操纵证券市场罪为由,判处被告人徐翔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徐翔本人没有上诉。对于如此巨额的非法收入,诈骗罪的量刑基准是10年以上有期徒刑,但在操纵证券市场罪中,10年有期徒刑是最高刑。

朱认为,将盗窃罪、诈骗罪这两种常见的犯罪行为伪装成证券犯罪三种,可以减轻刑罚,严重损害法律的平等和公平。因此,建议修改刑法,将证券三罪(欺诈、操纵证券市场和内幕交易)的量刑从五年以下改为十年以上,以维护宪法规定的量刑平等原则。

朱、认为,证券三大犯罪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对10年以下犯罪的处罚是不适当的。

现行刑法对证券三罪(欺诈、操纵证券市场和内幕交易)的规定与其社会危害性不符,表现为法定刑轻、起点低、适用刑轻。

截至2020年2月28日,共有8起案件和16人因违反《刑法》第160条的规定,被控以冒用发行罪。八起案件涉及的最低金额为2700万英镑,所有这些案件都使投资者遭受了超过涉案金额50%的损失。据统计,8起案件的最高刑期为3年6个月,16起案件中有2起被判缓刑,2起被判刑事拘留,10起被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在一起涉及10亿英镑并造成6亿多英镑损失的案件中,被告仅被判处2年监禁。

以“内幕交易”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截至2020年2月28日,共有47起内幕交易和披露内幕信息的案件违反了《刑法》第180条,绝大多数案件的收入超过100万元或逃避损失。据统计,在76名犯有内幕交易和泄露内幕信息罪的被告中,只有2人被罚款,53人被判处缓刑,缓刑适用率达到69.7%。在不适用缓刑的案件中,只有3人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1人被判处9年有期徒刑,其余被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

应该增加量刑,提高犯罪成本

朱认为,“法定刑轻、起点低、处罚轻、适用慢”的特点可能导致各种新型证券犯罪的出现和发展。面对经济利益的驱动,在没有严格法律限制的情况下,证券交易者宁愿逆风作案,追逐从犯罪行为中获得的巨额利润。犯罪的“低成本”已经成为犯罪分子逆风作案的无形动力,给证券市场的安全与稳定带来巨大威胁。

朱说,司法判决应当达到真正的“惩罚性”目的,在认真衡量犯罪成本和守法成本后,认为犯罪成本将远远低于守法成本,不应允许犯罪人采取刑事行动。

借鉴国外相关司法实践经验,国外司法机关对上述犯罪采取了严厉的态度。例如,在英国,前瑞银和花旗集团交易员汤姆·海斯(Tom Hayes)因操纵伦敦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Libor)的全部八项指控被判有罪,并被判处14年监禁。

在美国,大宗商品交易商纳温德·辛格·萨拉奥(Navinder Singh Sarao)被控欺诈和操纵市场,被怀疑与2010年震撼全球市场的“闪电崩盘”有关。如果指控成立,他将面临高达380年的监禁。

另一个例子是美国对冲基金公司帆船集团的创始人拉杰·拉贾拉特南,他因涉嫌内幕交易于2011年10月16日被捕,最终被判处11年监禁。除了返还5380万美元的非法收入外,拉杰·拉贾拉特南还必须支付1000万美元的罚款。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DF524)

郑重声明:中国财经-商人发布此信息的目的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