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财经 > 正文

张子岛如何有信心“永不退出市场”?董事长说他会起诉证监会!

[2020-05-22 02:04:43] 来源:时代周报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张子岛的“扇贝之死”被股东们称为“未解之谜”。自2014年以来,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罗伊岛的扇贝已经三次“自杀”,一次“逃跑”。这样一个神奇的情节经常在张子岛的财务报告中

K图 002069_0

张子岛的“扇贝之死”被股东们称为“未解之谜”。

自2014年以来,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罗伊岛的扇贝已经三次“自杀”,一次“逃跑”。这样一个神奇的情节经常在张子岛的财务报告中出现,以至于会计师事务所对他们的财务结果有所保留。

5月15日,张子原本计划派公司最著名的人——董事长吴厚刚来解释相关事宜。然而,这一数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激怒了中国证监会,并一度威胁要向中国证监会提起诉讼。

这些年来,张子岛的财务报告已经变了几次面,很像曾经流行的“故事股”,但大多数“故事股”最终会变成“意外股”。

高级主管:请给我提供更多作弊的证据

“这种与实际生产操作不一致且无法比较的人为证据可以作为非常严格的财务数据欺诈的证据吗?更不应该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也经不起法律的检验!”张子岛董事长吴厚刚这样说道。

2019年7月10日,在对张子岛进行调查500多天后,证监会发布了《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售事先通知》,其中吴厚刚等人被挂牌上市,证监会决定对其实行终身禁售。

一旦处罚实施,吴厚刚等人将面临终身禁止进入市场的严厉措施。最后一个被关在小黑屋里的人是姚振华,他是执行“万宝战役”的宝能的老板。当时,虽然姚振华被禁止进入保险业10年,但其净资产已经超过1000亿元。

但吴厚刚不同。截至2020年5月21日,张子岛的市场价值只有18.92亿元,还不到姚振华的零头,根本无法相比。然而,他“自信地”告诉媒体,“中国证监会已经派出30多名检查人员进行了17个月的调查,没有发现财务欺诈。”

张自道认为,中国证监会只做了一个脱离实际生产经营的总体轨迹图,没有通过现场检查,测量轨迹的点不准确、不完整。仅这两份扣除报告没有法律依据来判断张子岛的金融欺诈。

因此,吴厚刚拒绝接受证监会的处罚。他还表示,如果证监会的处罚不公正,张子岛将依法起诉。

我不知道吴的“自信”从何而来。张子岛过去几年的财务报告数据很难让投资者相信“张子岛没有做虚假陈述”。

扇贝跑的表现变得消极

张子岛建于1958年。凭借其强大的资源优势,它被称为“海底银行”。2006年,长子岛集团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市值70.24亿元。在高峰期,张子岛的市场价值曾经超过200亿元。但是现在,市值已经下降到不到20亿元。

张子岛的市值暴跌,这与张子岛多年来的财务数据密切相关。

作为农林牧渔类上市公司,存货是投资者识别该类公司价值的最重要环节。而鱼卵岛扇贝、海参和其他产品在财务报表中被列为“库存”。然而,张子岛的财务报告总是在这个关键环节出错,从而造成巨大的损失。

《时代周刊》新媒体记者梳理了张子岛历年的财务业绩,发现虾夷扇贝是公司最重要的产品,其贡献收入在公司产品收入中排名第一。然而,在张子岛的历史上,“利大于弊”的情节往往与虾夷扇贝有关。

2014年,张子岛宣布,该公司在秋季播种的日本扇贝的库存抽样中发现异常库存,导致第三季度直接损失7.63亿元。那一年损失的主要原因被认为是北黄海异常的冷水团导致扇贝等鱼类资源“流失”。据不完全统计,张子岛当年损失近12亿元。

2017年,降水减少、养殖规模扩大和高温等因素导致张子岛扇贝“食欲”恶化。据了解,扇贝最终将“饿死”,因为饲料效率下降。今年,罗岛损失超过7亿元。

2019年第一季度,鱼卵岛扇贝再次上演了一场“奔跑”,据报道亏损4314万元。11月,张子岛发布了另一份公告,称秋季调查期间,在短时间内发现这种底部播种的扇贝“自然死亡”,估计损失2.78亿元。

扇贝跑得太多了,以至于它们甚至不相信自己。这一次,就连张子岛的高管也不敢相信2019年年报的真实性。董事罗伟新、监事邹德志在公司公告中表示,无法在短时间内确认年报中相关数据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公平性。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扇贝一直在跑,而鱼卵岛一直在赔钱,但鱼卵岛从未触发退市条件。

金融超自然,永不退出市场

与“大而不倒”的上市公司不同,张子岛只能被视为中小上市公司。

该公司2019年年报披露,其资产负债率高达98.01%,净利润同比增长-1321.41%。这表明张子岛的首都链极其紧密。一旦出现资本问题,它可以直接破产并在瞬间清算。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规定,如果中小板企业的净利润连续3年为负,将受到警告。继续亏损,将被暂停上市;连续4年亏损将导致终止上市。然而,张子岛三年来从未达到第一个警戒线。

据《时代周刊》新媒体记者回顾,张子岛历年净利润如下:2014年11.9亿元,2015年2.43亿元,2016年7939万元,2017年7.23亿元,2018年3211万元,2019年3.92亿元。

经过14或15年的亏损和两年的亏损,16年的亏损变成了利润。从那以后,它损失了一年,获利一年,完全避免了退市的可能性。

为什么罗伊岛每次都能免于危险?地方政府对张子岛的补贴可能是张子岛永远不会退出市场的主要原因。

此前,媒体曾统计过张子岛的一些资金来源。从2015年到2018年,该公司获得了数亿元的政府补贴。即使在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也获得了556.61万元的补贴。

《时代周刊》记者查询了张子岛近年的年报,发现2014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张子岛分别获得政府补贴4107万元、6543万元、3020万元、726万元、3044万元和1674万元,总计约1.9亿元。

张子岛年报披露政府资金补贴数据

有趣的是,2015年的最后一天,张子岛还获得了1900万元的政府补贴。

与此同时,张子岛的各种扇贝“跑”或“死”事件并未触及重大非法强制退市,因此张子岛仍可在a股市场正常交易。

投资者:不要让张子岛再次圈钱

它是否是假的还没有决定,但是这个行业已经对追踪张子岛失去了兴趣。

《时代周刊》的新媒体记者发现,追踪张子岛的研究报告在2018年后停止更新。一些投资者怀疑,类似事件频繁发生在张子岛,关于库存似乎与震惊a股的“蓝田欺诈”相似。

当年伪造的蓝田股份是通过水产品的漏洞钻出来的。据报道,没有人知道在被渔网包围的20万亩水域中有多少鱼。没有人能清楚地检查库存,这给了蓝田伪造股票的机会。这和张子岛海里有多少扇贝一样。除非调查公司把人一个一个送到海里,否则任何人都不可能搞清楚。

蓝田股份最终导致数名中高层管理人员被调查,董事会主席被监禁一段时间。然而,张子岛的高管目前只面临禁止进入该市场的措施和罚款。

这使得投资者对此有很大的看法。

一些投资者表示,像这样的公司应该坚决退出市场,其上市是投资者的钱。一些投资者还认为,这家位于张子岛的公司是假冒的,只使用了一种技术。据媒体报道,几天前,一位姓郭的股东在维护他在张子岛的股票买卖权。

从以前的a股明星公司到今天的“扫把星”公司,频繁亏损背后几乎有着相同的原因。一些专业人士表示:“不管是主观意图还是客观外部原因,做得不好并不是因为市场的不赞同或别人的负面评价。”

记者在深交所了解到,5月15日,一些投资者向张子岛东米询问了库存减值的情况,但张子岛至今没有回复。

作为中国农业上市公司的第一家100元股份公司,张子岛已经从最初的辉煌走向了现在的衰落,以至于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要一步登天,这让人叹息。或许在不久的将来,a股市场将不会有“张子岛”。

毕竟,扇贝“跑”了很多,总是要被退回。

(来源:时代周刊)

(责任编辑:DF142)

郑重声明:中国财经-商人发布此信息的目的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